Dr Ng Wai Sheng

放弃与坚持:爱的纠结

放弃与坚持:爱的纠结

放弃与坚持:爱的纠结

:吴玮璇博士

Nick Fewings on Unsplash

【此文章为2018年《博爱心旅》2月季刊邀稿】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click on the following link:

Letting Go and Holding On: The Entanglement of Love

 

引言

你曾经掉入过爱河吗?你试过爱得无法自已、无法自拔的那一种纠结心情吗?如果你试过,那你一定体会过在选择放弃或坚持之间徘徊的煎熬。

任何人,在爱的面前,都变得很卑微。就算外表如何逞强,面对自己心爱的人或事,内心始终还是那么不堪一击。这是笔者在自己的生命故事里,以及治疗室里的许多个案家庭,一直不断见证和经历的事实。

 

何谓放弃?何谓坚持?

两者看似两个极端,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同一件事!放弃的同时,其实是有其他的坚持;而坚持的同时,却也是在放弃其他的选择。

要知道,坚持不是执著固执。后者出于害怕改变,前者则需要极大勇气。同样的,放弃不是气馁或退缩。虽然表面上,两个选择放弃的人都在做同样的事,但两者的动机可能大不相同。选择在适当的时机放弃,可以显现更崇高的理念,而不是因为觉得被环境所逼,又或为了逃避令人不舒服的现实。

 

一则坚持的故事

修读心理学是我从16岁就梦寐已求的理想。即使面对父母的强烈反对,甚至被老师带去见学校的辅导员,又被此“辅导员”训了一顿,这一切都没有让我退缩,反而更加强了我的心志。

最后,父母亲愿意让步,而我也顺利进入国民大学(UKM)。当时,全马的国立大学只有国大设有心理学科系,所以那里是我唯一的选择。只是,当时的制度要求学生必须先申请进入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然后再被校方安排去修读两个科系。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拿到心理学系,当时的我还是选择孤注一掷,祈求上帝为我安排我想要的。

在迎新周的那一天,我跟大伙儿排着队去拿“成绩”,即我们各自被派发的科系。我心中不断祷告上帝给我心理学系,好证明这就是祂的旨意!终于轮到我了,我打开信封,里头写着:经济学和人类与社会学。

瞬间,我的心掉入谷底!感觉被上帝愚弄了、遗弃了,也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上帝的话。

当时内心很彷徨,我也不敢跟父母说,毕竟当初是我自己决定放弃其他的大学以及科系的。最后,我还是偷偷给姐姐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里我一直哭,我问姐姐该怎么办?然后,我聪明的姐姐说了一句话:有时看似关着的门其实只是掩着,你可能需要推一推它。

我听了,决定提起仅剩的勇气去尝试推那一道门。首先,我决定不跟随其他学生的方式去求科系主任接受他们的转系申请。我觉得我需要亲自见到院长本人,他才是真正有权力帮我转系的人。只是,当时要进入院长的大办公室(Pejabat Dekan)谈何容易!

第一步,我苦苦哀求守在门口的那几个百般刁难的官员。终于,他们愿意开门,不过只让我见靠近门口处的注册官(Registrar)。正当我犹疑着是否要去见那个凶神恶煞的注册官,一群学生忽然涌入了他的房间,而那几个守门的官员也无暇理我了。我趁机再往那个像迷宫一样的大办公室里头钻,终于让我看到第二副院长室,接着是第一副院长室……。我猜,院长室就在下一个房间。当时心中好害怕,不知前景如何,又要小心后方的官员会否赶我走。最后,走到最尾端的房门,果然是院长室!

我呆呆地站在门外,不知该如何是好。忽然,门打开了!一个慈祥的中年人走出来跟我打招呼,问我是否要来见他的!然后院长请我等他一会儿,先让他处理里头的另外一位学生。当他的门一关上,坐在另一个小房间的秘书小姐立刻过来斥责我,说我没有先知会她。

当院长本人再次开门让我进去,我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就这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我告诉他我为何要读心理学,以及我是如何跟父母差不多闹翻,才辛苦争取进入国大的。院长听了,二话不说,立刻在我的申请书上写了几行字,帮我转系去心理学。他也给我宝贵的意见,让我继续保留人类与社会学,好让我对人性有更宽阔的视野。

就这样,我顺利进入心理学科系。接下来的三年,我比其他人更用心、更积极地学习,因为我知道这一切得来并不容易。我非常珍惜和享受能够在心理学的范畴内自由地奔驰。可以每天都在学习和做自己喜欢的事,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不单如此,我的院长Dr. Shamsul Amri Baharuddin成为我的贵人。他推荐我参与各种国际性的交流或研讨会,甚至在我申请去美国深造的过程,他一直给予我宝贵的回馈以及提点,更不介意为我写了好几封推荐信,帮助我顺利获得Fulbright奖学金以及进入美国大学。

原来,当初的闭门羹是上帝的美意,引领我去遇见生命里的贵人!无论你现在的处境有多困难,期盼你不放弃自己的信念,因为上天可能在引领你去遇见生命里的贵人。不单如此,相信你的贵人将会帮助你打开更多道门,让你的生命有更多成长和扩充的机会!

 

一则放弃的故事

从国大毕业后,我一边工作,一边申请美国的研究所以及Fulbright奖学金。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是那么的死心眼,除了美国之外,我对其他地方都没兴趣。可能我心中一直有个“美国梦”吧!

当时,我的上司介绍了一位美国国立大学的教授给我。教授对于我的学术履历很满意,愿意提拔我,作我的博士班督导老师。根据美国大学的传统,只要学生能够得到教授的推荐,通常入学申请就差不多是水到渠成,省了很多麻烦。只是,教授告诉我,这间大学只有精神健康辅导(Mental Health Counseling),而没有我想要读的临床心理学(Clinical Psychology)。他说,两者的工作性质是一样的,只是名称不同而已。再加上,他也很有把握能够帮助我申请大学里的奖学金。能够遇到这么好的机会,真的让我蠢蠢欲动!

其实,当时我已经被两三间大学拒绝了。至于申请Fulbright奖学金方面,更是波折重重。甚至连Fulbright的马来西亚协调官员也建议我接受那位教授的美意,转去修读精神健康辅导,才能更有把握拿到奖学金。

经过一番的思考以及挣扎,最后我还是决定放弃那美好的机会。在细细研究和比较这两个科系之后,我始终放不下我的初衷。不知为何,在我心中,就是那么的认定了“临床心理学”这个学科。我宁愿继续等待其他大学的回复,也清楚知道如果到最后没有被任何大学入取,将会自动失去Fulbright 奖学金的申请资格。

你问我当时害怕吗?真的害怕极了!但是,我真的无法说服自己去读精神健康辅导,因为那从来不是我的理想。感谢神!等到最后一刻,我终于成功被芝加哥的伊利诺专业心理学学院入取,修读我的理想科系–临床心理学,之后也顺利拿到了Fulbright 奖学金。犹记得,当时我的上司还真的为我捏了把冷汗!我自己也觉得好惊险!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后悔当初的那个决定。在每一个生命的关口,我们有时必须冒险,为自己做一个决定。人生的抉择从来就没有什么完美的。无论选择放弃还是坚持,有得必有失。就如智人所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如何忠于自己的信念,更要相信从上而来的力量会帮助自己开拓前面的道路。有趣的是,在这学习放弃的过程里头,我学到的功课反而是如何更加的坚持、更加的信靠!

 

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抉择

心理学家Daniel Levinson在他的研究著作“男人的生命季节”和“女人的生命季节”中发现,在人生不同的阶段,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会因着各种生心理的需要,并且依据当时社会文化规则的影响,而产生不同的取舍。每一个抉择本身就是选择放弃或坚持某一些事物或关系。太过坚持某些东西,会让自己和身边的人很痛苦。太快放弃,之后也可能会很痛苦,因为之前没有被正视或处理的问题,还是会阴魂不散的跟随。

Levinson也发现,女性在做抉择时的思考过程往往比男性复杂许多,因为要顾虑是否能够兼顾家庭和事业。结果,一部分女性选择专注于创造家庭生活,而放弃升学或提升事业的机会。另一部分女性则选择专注于发展自己的学业,之后拼事业,因此无法花太多心思在经营爱情或家庭生活。

有趣的是,当中年时期来临,无论男女都会在这个时候想要为自己重新定位,也因此称为“中年危机”!一个男人可能想要重拾年轻时放弃了的梦想,例如成为歌手或是拥有一部超级有型的电单车。一个家庭主妇可能想要申请修读某些大学课程。一个单身的事业女性可能想要找个固定的伴侣又或领养一个孩子。

每一次的取舍,其实是带我们走向下一道门,开启下一个旅程,让我们经历以及体验新的景象。就算犹疑不决,也其实是选择暂时留在原地,直至自我醒觉或被逼移动。而这两者,皆是必须放弃原有的生活形态,转向另一种生活形态。

从家庭生命周期来看,一个人从单身生活,到选择与一个伴侣结婚,建立二人世界,再而与伴侣生儿育女,组织小家庭,然后孩子渐渐长大,离开原生家庭,两老要适应空巢时期,重新建立二人世界,直至两人或其中一人往生。要注意的是:人若没有真正离开自己的原生家庭(包括心理上的分隔),就会有意无意的背负着上一代的包袱进入自己现有的婚姻以及亲子关系中。因此,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多一点自我省察,以及认识自己与原生家庭的关系。那么,我们才有能力突破过去的自己,以及过去原生家庭带给自己的那种无形的枷锁!

 

总结

耶稣告诉门徒说:“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圣经》马太福音6章21节)

朋友们,如果你现在正在挣扎着是否该放弃还是坚持某些事情,请问你知道自己的“财宝”在哪里吗?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它是否帮助你走向更自由的人生呢?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即不怕失去,也不盼收获(No fear of loss, no hope of gain)。

祈愿我们在学习放弃和坚持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自由,越来越有能力活出真我!